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小说  »  为了钱的妻子
为了钱的妻子
 当安妮和萨丽回到安妮家的时候,那对双胞胎姐妹已经做好了饭,有蔬菜沙拉、汉堡包和米饭。萨丽将自己的孩子拉到一边,告诉他们爸爸受了重伤,要在医院里住好长时间呢。孩子们听了也很担心他们的父亲,问了一大堆的问题,但有许多萨丽自己也找不到答案。-
  吃饭的时候,安妮一家尽量活跃着餐厅的气氛,希望让萨丽和她的孩子开心一点。就连安妮的老公迪克也试图表现得优雅一下,让那个可怜的女人和孩子愉快一些。安妮半夜把车开到医院去并在那里待了快一天,让迪克没机会出去买酒喝酒,所以他这天难得的保持着清醒的头脑。-
萨丽带着孩子回家后,安妮跑到浴室好好泡了个热水澡。尽管这个非常奢侈的热水澡会大大增加她家这个月的电费开支,但她实在太需要好好放松一下了。
-  安妮在浴缸里浸泡了整整一个小时,待浴缸里的水差不多凉了才从里面出来。她擦干身体,穿上睡衣,刷牙漱口,吹干头发,然后对着镜子仔细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和面容——仍然是充满性吸引力的女人啊!除了昨天晚上,这一周的每天晚上她的身体都被沃尔特抱在怀里玩弄着、刺激着,可惜昨晚她没有享受到那样的快乐。
-  在过去的几个夜晚,安妮得到的性高潮比和她丈夫在一起一年里得到的高潮还要多。事实上,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他们夫妻之间根本就没有过性生活,而且现在安妮其实也并不想和她丈夫迪克有肌肤之亲,沃尔特和他团伙给她的性高潮让她很享受,也很满足,所以,还有什么必要和她丈夫做呢?再说,他现在只是一个劲儿的酗酒,根本就不会去爱抚安妮。-
迪克急切地等着她妻子从浴室里出来,在过去的许多个夜晚他都是喝得酩酊大醉,但是今晚他很清醒,便很想和妻子做爱。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安妮享受性爱的乐趣了,自从失去了工作又很难找到新的工作以后,他感觉万念俱灰,心情沮丧到了极点,连死的心都有了,哪还有心思做爱呢?他每天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,希望酒精的力量能让他远离尘世的烦恼。但是,他心里也知道自己太不像个丈夫了,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安妮替他支撑着着个家,像个男人一样在拼命工作,赚钱养家。这样的情形让他更加感受到自己的失败和无能,也就更加沉迷到酗酒之中了。-
但是,今天晚上他是清醒的,他觉得自己以往太忽视自己美丽、性感、可爱的妻子了,今晚他要好好疼她。他满怀激情地等待着妻子从浴室出来,要和她好好享受一下久违的夫妻生活。-
安妮从浴室出来,几乎没看迪克一眼,就默默地钻进被子,翻了个身,想离迪克远点。迪克挪着身体贴近妻子,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,说道:「亲爱的,真对不起啊,这几个月里我太让你失望了。我下决心要做一个你所希望的那样的男人,明天我就去找工作,不管找个什么样的工作我都要重新好好干下去……不过,今天晚上,我好想和你做爱,我想疼我漂亮的老婆了。」
-  他抚摩着妻子光裸的胳膊,轻轻地说着。
-  安妮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「好了,别用那样讨厌的事情来烦我了。陪了萨丽整整一天,我都快被累死了。你不喝酒了就来烦我,是不是把我当作随时可以供你玩乐的贱货了?你就点正事要做吗?我看,你最好还是先向我证明你真的是你所说的真正的男人吧,一个我所希望的真正有责任心的男人。」
-  迪克被妻子怒气冲冲的话所震慑,他喃喃着说道:「安妮,亲爱的,我真的很抱歉。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爸爸,无论在我的工作上还是在家庭生活中我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,我真的很对不起你。」-
安妮翻过身,带着满脸蔑视的表情看着她丈夫,说道:「迪克,我对你自暴自弃的态度真的快到崩溃的边缘了。我最后再告诉你一次,打起精神做我希望的男人!我的老板就比你更像个男人,他表现出了男人最坚强的一面,他让女人感觉到他的性感和雄心,可你却从来也没有给我这样的感觉。所以,我要你振作起来。得了,我太累了,要睡觉了。」
-  说完,安妮翻了个身背对着丈夫,很快就响起了轻轻的鼾声。
-  迪克呆呆地躺在那里,几个小时里难以入睡,安妮最后说的话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反复回响着:「我的老板就比你更像个男人,他让女人感觉到他的性感和雄心。」
-  妈的,她在办公室里到底干了些什么?难道那个叫沃尔特的混蛋家伙在勾引她吗?她答应他了吗?或者,还有更糟糕的,他已经肏了她了吗?
-  想到这里,迪克再也躺不住了,他从床上爬起来,抓起汽车钥匙出了门,到离他家几个街区远的一家通宵商店买了一箱子白酒,回到家就坐在地下室里喝了起来。想着安妮对他说的话,他心里更家烦躁,也就更凶地喝着酒。
-  等安妮起来的时候,迪克已经酩酊大醉地躺在椅子里昏睡着。安妮使劲将他晃醒,看着他挣扎着想站起来,却又瘫到在椅子里,不禁叹了口气。看着他蓬头垢面、醉眼朦胧的样子,安妮摇了摇头,心里想道:「这就是刚刚说过要做个真正男人的迪克,这就是我整天醉醺醺的老公。算了,我已经给了你最后的机会,我的宝贝,从现在开始,沃尔特和他的团队将要替你照顾你娇小妻子的一切了。也许,当哪一天你实践了你的诺言,我可以再回头和你好好生活,唉……」-
安妮穿上她平时所穿着的保守职业装,准备出门。让迪克和她的孩子怎么都想不到的是,等到了公司,安妮会去海拉姆的办公室,换上那些男人喜欢的淫荡服装,任凭他们在办公室和富艾特酒吧的房间里玩弄、奸淫她和萨丽。-
和孩子们吻别后,她来到萨丽家,看看还有什么可以帮助这对可怜的夫妻。-
听萨丽说,医院已经给她打了电话,告诉她亚特兰大总医院的安东尼博士已经同意诊治杰夫了。
-  于是,安妮陪同萨丽去医院签署一些转院的文件。在那些文件中,有一份是同意放弃杰夫在亚特兰大北区医院的治疗,转院到总医院去;另一份文件是要萨丽担保支付在这两所医院所有的治疗费用。
-  现在,萨丽是赌上了自己和家庭的一切来挽救杰夫的生命,希望他能康复起来,将来可以重新工作。
-  萨丽义无返顾地签署那些文件让安妮感觉很震撼。她那么无条件地爱杰夫、甘愿为她的丈夫、她的男人做一切的行为让安妮有些嫉妒,嫉妒他们深切、无私的爱情。她多么希望自己和迪克也能像萨丽夫妻那样相爱啊,但是,她心里很清楚,他和迪克的爱已经不复存在,特别是现在沃尔特和他的团队成员每天都要无休止地奸淫她,她和迪克之间的爱情更是无从谈起。
-  萨丽请安妮帮她向沃尔特请个假,说她要晚去公司一会儿,因为她还要给杰夫办一些手续。于是,两个女人在医院分手,安妮先去公司上班了。
-  「萨丽要晚些才能来公司,沃尔特。她要去医院看她丈夫并签署一些文件。
-  喔,沃尔特,实在太糟糕了,医院和医生说需要一大笔钱呢,萨丽该怎么办啊?
-  真不知道萨丽怎么能付得起杰夫的治疗费用啊。」
-  安妮对沃尔特说道。
-  沃尔特微笑着将安妮拉进怀里,轻轻地亲吻着她的嘴唇,说道:「会有办法的,我的宝贝,会有很多办法呢。不过,那要等萨丽来公司后我们好好谈谈再说了。现在,你去换上那些最性感的服装吧。」
-  安妮离开沃尔特,来到海拉姆·丹尼斯的办公室门前,轻轻敲了敲门,听到里面一声「请进」,便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-  屋子里,戴安娜正跪在海拉姆面前为他口交,安妮有些尴尬地说道:「请原谅啊,海拉姆,但我必须来换衣服。」
-  海拉姆正尽情地享受着戴安娜的深喉口交服务,只是冲安妮点了一下头。安妮走进衣帽间,从柜厨里拿出那些性感、淫荡的服装换上。等她从衣帽间里出来的时候,戴安娜已经吸出了海拉姆的精液,正站在那里擦拭着嘴角的秽物呢。安妮冲两个人笑着点点头,心里热乎乎地回想着沃尔特巨大阴茎插在她阴道里那种充满的感觉。
-  回到自己办公室,安妮给几个客户打了一些促销电话。-
直到下午萨丽才来到公司,看上去她的神情很可怕。安妮迎上去,把萨丽拥抱在怀里,看着满脸泪水的萨丽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-  萨丽抽泣着说道:「杰夫已经被转院到亚特兰大总医院去了。安东尼医生说手术费大概需要四万美金,手术后的恢复还需要大约五万美金。」-
这时,沃尔特正好走过来,听到了她们的谈话。他假惺惺地对萨丽表示了关切,并对萨丽说道:「我们的老板海拉姆要你去他办公室,他要当面向你表达他对你家庭不幸的关心呢。」-
说着,他目送着萨丽朝老板办公室走去,然后一把抱住安妮,把她带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
-  他关上办公室的门,把安妮紧紧地拥抱在怀里,贪婪地嗅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-  他喘息着对安妮说道:「安妮,我的宝贝,今天晚上你能去富艾特酒吧和我约会吗?还是老时间。」
-  安妮温柔地抚摩着他的脸颊,微笑着说道:「我会去的。我也很想你呢,我宝贝。」
-  沃尔特很高兴地笑了起来,然后又表情严肃地看着安妮说道:「你看,我的安妮,其实,现在有很多办法能让萨丽赚到给杰夫治疗和康复的钱。我很想和你们俩好好谈谈这个问题。你觉得你能说服萨丽今晚也去富艾特酒吧,我们在一起好好谈谈吗?」
-  「我不知道啊。萨丽大概还要去医院看护杰夫,也还要回家给她的孩子做饭吧?这样吧……回头我要我的孩子去照顾萨丽的孩子,但是,得由你出面说服她去酒吧呢。」-
沃尔特亲吻着安妮,说道:「今晚等我们和萨丽谈过后,我要好好跟你做回爱。现在,我去看看她从海拉姆办公室出来了没有,想办法说服她晚上和我们一起去富艾特酒吧。」
-  现在,尽管萨丽心里有很多的烦恼,但她仍然要满足海拉姆·丹尼斯的各种性要求。自从她屈服于失去工作的压力以来,每天下午她都要满足公司里任何一个男人对她提出的性要求。
-  萨丽深爱着她的丈夫,但即使是在他受伤之前,他们夫妻也没有多少时间在一起好好享受性生活的乐趣。她白天上班,而他晚上上班,在她下班而他还没有去上班的那段时间里,又有孩子在身边,使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让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机会和时间。-
萨丽发现,她已经在无奈中完全接受了公司团伙给她生活带来的额外快感,每天回家的时候她的身体都被团伙中的男人滋润得美满舒适。在公司里,她一天中可以和两到三个男人做爱,回家后,她还可以在杰夫上班前为他口交,帮助他射出精液。只是每次她和丈夫亲热的时候,阴道里常常还留着别的男人的精液,所以她很担心在为丈夫口交时提出性交的要求。不过,她总能想出借口来避免杰夫发现她的秘密。-
萨丽刚伺候完老板海拉姆·丹尼斯从他办公室出来,就看见沃尔特朝她走过来。她刚才给老板口交的时候,他的阴茎插得很深,弄得她的喉咙很疼,但她没什么可抱怨的,毕竟这样可以保住工作,而且,海拉姆的大阴茎也是女人梦寐以求的东西。-
沃尔特站在她面前,问道:「萨丽,今天晚上能跟我和安妮去酒吧吗?今晚没有别的事情,就是想跟你聊聊,看我们能帮助你多挣点钱,毕竟你现在需要一大笔用于杰夫的治疗和康复。安妮说她可以让她的孩子去照顾你的孩子。时间不会太长,就15分钟好了,我知道你晚上还要去医院照顾杰夫,好吗?」-
萨丽稍作思考,回答道:「好吧,但只能谈15分钟啊。今晚我真的要赶到医院去照看杰夫,过了时间医院的ICU就不让家属进去了。」
-  晚上6点整,安妮和萨丽一起坐在她们在酒吧里的老位置上。自从几周前她们第一次走进这个酒吧,开始她们被公司男人们侮辱的生活以来,她们一直就坐在这个位置。-
沃尔特坐在她们对面,开始向萨丽解释他的计划。「你看啊,萨丽,我知道你很担心杰夫的状况,更担心以后怎么才能支付他的手术和后续治疗的费用。我们的团队曾经帮助过一些急需现金的女人去挣更多的钱,如果你愿意采纳我们建议的话,你也会挣到足够杰夫治疗和康复的钱,怎么样?」
-  萨丽感觉到应该不是什么好事,就直截了当地问道:「你是想让我去卖淫,去做妓女吧?不行,我不干,沃尔特。我爱我丈夫,不可能去卖淫。我不能违背结婚时的忠诚誓言,我不想再做错什么了。」
-  沃尔特回答道:「萨丽,既然你答应了参加我们的团队,那你就必须按照我说的去做。你是团队里的新成员,已经额外得到我们团队给你的补贴了,那么,你也应该为团队做些贡献来帮助团队里的其他成员。」
-  沃尔特的表情非常严肃,又说道,「你说不能违背婚姻忠诚誓言,但你在加入团队的时候已经打破了你的忠诚誓言,其实那也没什么错,因为你要拯救你的家庭。我们帮助你拯救了你的家庭,你也应该为我们做点事情了。」
-  沃尔特看着安妮说道:「安妮,小宝贝,即使萨丽愿意每天晚上都去卖淫,她也需要几个月才能凑够杰夫治疗和康复的钱。我知道你们俩不仅仅是朋友,还情同亲姐妹,更如同爱侣一样在一起享受性爱的乐趣。如果你真爱萨丽的话,你应该和她一起卖淫来帮她凑钱。如果你们俩一起努力的话,大概只需要一个月到一个半月就可以挣够杰夫治疗和康复的费用了。」-
说完,沃尔特来回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两个女人,又说道:「好好考虑一下吧,我等着你们的决定。不过,我只给你们一天时间来考虑和做决定。」-
萨丽点点头,站起来说道:「好吧,我会考虑的。抱歉,我得去医院了。安妮,我先去你家,把你女儿接到我家,让她们帮我照看孩子一个半小时。」-
在桌子下面,安妮的手正在为沃尔特手淫,「照看两个小时也没问题的,你不用着急。我还回不去,在这里和沃尔特还有些事情要做。」-
萨丽听她这么说,会心地笑了一下,转身离开了酒吧。沃尔特把安妮拉过来搂在怀里,在她耳边说道:「等着,我去拿钥匙,找个房间好好消遣一下。」
--
安妮靠在椅子靠背上,等着沃尔特去取钥匙。她感觉自己的裆部和大腿都已经被阴道里流出来的淫水弄湿了,身体非常需要一个男人来抚慰一下。今天早上她在看到丈夫酩酊大醉的样子,就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,以后决不再让他享受她的身体了,他将永远失去和她做爱的权利。
-  沃尔特回来了,拉起安妮,搂着她朝后面的房间走去。今天晚上,安妮第一次真切的注意到一些漂亮、性感的女人陪着男人们从那些房子里进进出出,她还第一次真切的听到了从那些房间里传出的淫荡呻吟声。
-  包围在这样淫靡的氛围中,安妮感觉自己的性需求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强烈。
-  在沃尔特凶猛而非常有技巧的性攻击下,安妮的身体像被电流击中一样猛烈地颤抖着,性欲的高潮一波接一波地冲击着她的神经,让她几乎昏厥过去。她大声尖叫着,呻吟声像哭泣一般,牙齿使劲咬着沃尔特的肩膀。
-  最后,沃尔特将大股的精液射进她的嘴巴里,安妮非常贪婪地吞下了每一滴珍贵的男性液体。-
完事后,两个人并肩躺在床上,安妮说道:「沃尔特,我已经想好了。如果出卖我的身体真能帮助萨丽的话,我愿意。我们的关系的确比好朋友还要好,她现在压力那么大,心情也不好,她丈夫的病情也挺重的,但她要作出卖淫的决定肯定很难。所以,我决定去卖淫来帮助她,只要能让她变得轻松一些就好。就像你所说,如果我们都去卖淫的话,很快就可以赚到足够的钱为杰夫治疗了。」
-  沃尔特扭头看着安妮,表情有些疑问地说道:「真的吗?一旦我们团队和酒吧老板哈利商定这事,那你就要至少在这里做几个月的妓女,同时,还要随时满足团队成员的性要求,也要完成公司里的工作。」
-  安妮点点头,表示她完全清楚她将面对怎样的情形,「沃尔特,我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,迪克像个懦夫,整天就知道喝酒,一点都不像你或者团队中的男人们那样努力工作,我和团队成员做爱一点都不后悔。我再也不会和他有肌肤之亲了,我受够他了,即使他发现我在做什么我也不怕。我才不在乎呢,我又不会失去什么。如果没有他,可能我和双胞胎女儿还能生活得更好点。从现在开始,无论你什么时候需要我,都可以随时对我随心所欲。你就是我的男人,无论你想怎么要我、什么时候要我、在什么地方要我,都没问题!如果我能用自己的身体帮助我的好朋友,我会毫不犹豫地去做的。我绝对愿意做!」
-  就这样,安妮从一个安分守己的良家妇女变成了一个淫荡的妓女,每隔一晚将会在富艾特酒吧出卖自己的肉体。第二天上午,安妮在公司里见到萨丽,就告诉她说,她将用卖淫的方式帮助萨丽筹集为杰夫治疗和康复的费用。-
萨丽说,她还需要在考虑一下,因为今天杰夫做了手术,她忙得根本没时间想沃尔特说的事情。由于要去医院,萨丽在加入这个团队后第一次没有去还拉姆的办公室和他做爱。老板很理解她,要她别多想,好好去医院照顾她丈夫吧。
-  晚上下班后,安妮没有回家,她穿过街道直接去了公司对面的富唉特酒吧。
-  在那里,哈利先向她介绍了怎么收嫖客的钱,怎么拿房间的钥匙,房间里哪里有紧急情况的报警按纽,如果碰到不守规矩的嫖客就按钮叫酒吧保安等等,最后告诉她,等她接待完所有的需要她服务的嫖客以后,就可以去他那里结帐拿钱了。
-  「从现在开始到以后的6周时间里,你每天晚上6点开始工作,每晚至少要接待一个嫖客。」
-  哈利对安妮说道。
-  然后,哈利又解释道:「有些时候,你可能也被要求在整个周末里陪伴某个男人,或者被要求和某个男人过夜。在和那些男人做爱的时候,你自己决定是否让他们带套。不过,我们每隔两周就要带你去医院做性病检测,但那些测试需要你自己付钱。以后,每个月我都会给你买几身性感服装,把它们放在最后边那个房间的衣橱里,你可以随时更换。每晚最少要接待一个嫖客,当然能多接待几个就更好了。和那些男人做爱的时候无论你采取什么方式都可以,只要能让顾客满意就好。好了,慢慢的你就会熟悉了。现在就去换衣服吧,那屋子里已经有几个女人了。」
-  安妮走到最后边的那个房间里,看到里面有6个妓女正在换衣服。她们脱下来酒吧时穿的传统服装,换上非常性感暴露的衣服。安妮发现,在一个衣柜的柜门上贴着印着她名字的字条。她走过去,打开柜门,看到里面有好几套淫荡妓女常穿的性感服装。这些将在接待嫖客时装扮着、包裹着她的身体,而她的身体马上就要被出卖了,这该是怎样一种生活啊!
-  安妮一边换着衣服一边和那几个女人聊了几句,发现她们几乎和自己一样,也是原本保守的孩子妈妈和忠诚的妻子,也是被沃尔特团伙男人们控制着。她们都被团伙的成员诱奸过,也曾经在那个电话销售中心工作过,当她们发现在酒吧里挣钱比在公司容易得多,就放弃了那里的工作,专门做妓女了。
-  换好衣服后,安妮在酒吧舞厅坐了不到20分钟,就被一个男人看中了。那是一个看上去年轻、健壮的男人,安妮跟他去了酒吧后面的房间。一进门,安妮就把一个安全套套在那个年轻人挺立着的阴茎上。让安妮感到惊讶的是,那男人的阴茎非常硬,也非常粗大,心里不禁暗自琢磨这根粗大的肉棒将会带给她什么样感觉。-
那年轻男人非常急切地和安妮做着爱,只抽动了几下就把精液射进了安全套里。他坐起来,把安全套从半软的阴茎上撸下来,扔进床边的垃圾桶里。然后他靠在床头上,看着安妮用温热的毛巾擦拭、清理着他的阴茎。
-  「对不起啊,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了。你真漂亮、真性感,让我忍不住想射精。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认识我,但你去我店里买过东西,我认识你。每次你穿着短裙去我店里时,我都被你修长、性感的双腿所诱惑。我早就想肏你了。现在我已经肏过你的骚屄了,一会再让我肏肏你的肛门怎么样?」
-  那年轻人说道。-
安妮微笑着擦拭着他的阴茎,又抓住它套动了几下,但它还是半软着。「我看不行吧?你好象已经耗尽了力气了。」-
年轻人大笑着说道:「哈哈,我兜里还有500美金,如果你把我的鸡巴舔硬了,再让我肏你的肛门,那这500块就是你的了。」
-  安妮对此没什么意见,刚才和他做爱已经收了300美金,现在这个漂亮的年轻人愿意再付500美金,她有什么不愿意的呢?只简单地和他口交、性交和肛交一下,就能得到800美金还是很值得的。妈的!我又会失去什么呢?有钱挣,有性享受,为什么不干呢?安妮又想起了她整天醉醺醺的丈夫迪克,妈的,你这个混蛋,你就看着吧,你老婆被一个年轻人肆意奸淫着。
-  「好吧,请你把钱放在那边的椅子上,我们赶快开始吧。」
-  安妮说道。-
那年轻人把五张100美圆的钞票放在椅子上,然后重新坐回到床边。安妮从床上坐起来,她的脸正好和男人的阴茎齐平。
-  安妮手口并用地刺激着男人的阴茎,几下就让那男人有了反应,本来疲软的肉棒慢慢抬起了头。那年轻人伸手下去,抠弄着她的阴户,另一只手则搓揉着安妮的乳房。
-  在男人重新勃起的同时,安妮感觉自己也有了越来越强烈的性欲渴望。在男人手势的指引下,她转过身,像狗一样跪趴在床上,把丰满圆润的屁股翘在男人面前。那年轻人握住自己肿胀的阴茎,在龟头上吐了口吐沫,然后顶在她的肛门上,慢慢地捅了进去。他粗大的龟头立刻就被安妮的括约肌紧紧握住,似乎要阻止他侵犯这本不属于阴茎可以插入隐秘之所。但他仍然坚定地继续挺进,直到把大肉棒整个插进了安妮的直肠,然后,就缓慢而坚定地抽送着。与此同时,他的手还搓揉着她的乳房和阴蒂。
-  男人抽插的动作越来越快,越来越猛烈,随着快感的聚集和高潮的到来,他使劲掐弄着安妮的乳头,抽插的动作更加疯狂。安妮在他的蹂躏下忍不住大声呻吟着,随着男人的抽插冲向自己性欲的顶峰。当男人呻吟着将精液射进她直肠里的时候,安妮也再次达到了高潮。她身体颤抖着,兴奋地渴望着男人能再多肏她一会儿。-
安妮感到非常惊讶,没想到在和一个男人没有任何感情和亲昵行为——如接吻——的情况下,两个人能得到这么酣畅淋漓的性高潮享受。现在,安妮只愿意把自己的吻献给沃尔特和他那个团队里的其他男人。
-  送走这个男人,安妮完成了她作为妓女的第一份工作,回到刚才换衣服的那个房间,重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和衣服,再次来到酒吧的舞厅。走过吧台的时候,她把那男人付给她的500美金交给了哈利。哈利记了帐,告诉她下班后会给她分钱的。
-  那天晚上,又有一个中年男人要安妮陪他,但他并不想做爱。安妮无所谓他做爱不做爱,和一个没有任何欲望的男人相拥着躺在床上聊天感觉也不错。那男人支付了400美圆给安妮。
-  下班的时候,她去哈利那里领了今晚的工钱,然后去最后面的房间换上她平时穿的保守衣服。在换衣服的时候,安妮回想着最近这几个月的生活。还不到三个月,她就从一个安分守己的妻子变成了人尽可夫的婊子,但她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拯救贫困的家庭,为了保住她赖以生存的工作。「不过,现在我既可以满足我的性欲,又可以轻松挣到钱,我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了。现在,我可以给女儿买她们需要的东西,我自己也可以过上我梦寐以求的富裕生活了。」-
即使从富艾特酒吧走出来,安妮也丝毫没有想到她丈夫迪克。在安妮心里,她丈夫已经成为和她不相干的人,毫不相干。-
*****    ****    ****    *****
-  萨丽去医院后,在手术室外整整等了12个小时,外科医生们才从杰夫的身体里取出最后的那枚弹头,让他有了重新站起来的可能。
-  一个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,坐在萨丽身边,说道:「埃文斯太太,手术快做完了,情况还不错。医生们取出了子弹,没有再造成新的伤害。那枚子弹打在了他的两个椎体之间,压迫了脊柱。初步检查的结果表明,子弹对脊柱神经有一些损伤,但损伤非常小,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,大概需要6至8个月的治疗和康复,他的身体就应该可以完全恢复了。令人欣慰的是,如果恢复得好,过几天他就可以出院了。安东尼博士将在明天下午为你安排一次约见,他会仔细跟你交代一下你丈夫的康复计划。」-
萨丽点点头,问道:「那我能去去看杰夫吗?」
-  「当然啊,亲爱的。他现在还没从麻醉中醒过来呢,但你仍然可以去看他,他已经被送回病房了。」-
萨丽和护士道了别,赶快就朝病房跑去。在病房里,她亲爱的丈夫闭着眼睛躺在床上,既安静又安详。萨丽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,但她丈夫似乎还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,因为他的眼睛突然睁开了。他的眼睛还看不清屋里的情景,就挣扎着问道:「谁啊?」-
萨丽一把抓住他的手,抽泣着说道:「是我啊,亲爱的。手术很成功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。」
-  萨丽一直陪在杰夫身边,看着他慢慢从麻醉中完全苏醒过来,让他明白他一定能重新站起来的。她激动地亲了亲他的嘴唇,说道:「杰夫,现在我得回家去照顾我们的孩子了,但我明天还会来看你的,好吗?」
-  杰夫微笑着,用稍微清晰一些的语音说道:「好的,宝贝,我们明天见。」-
萨丽开着车朝家里赶去,看看手表,已经没时间在去安妮家接孩子前准备好晚餐了,于是,她在麦当劳门前停下车,去店里买了几个汉堡和一些沙拉。在回家的路上,她一直想着她可爱的杰夫。他能够站起来,能够正常走路,这实在太好了!但是,怎么支付医药费呢?想到这里,她叹了口气,看来只好去出卖自己的肉体了。已经别无选择,别无选择!-
从安妮家接回了孩子,给他们吃了汉堡和沙拉,然后陪着他们玩了一会儿。
-  孩子们听说爸爸的手术很成功,都开心极了。后来,萨丽给孩子们洗了澡,让他们早点睡觉。然后,她坐在客厅里,等着隔壁安妮回来。-
等到晚上10点多,萨丽终于听到安妮的汽车声了。她跑到前门口,将门廊的灯开关了三次。这是她们之间的信号,当对方需要帮助的时候,就会发这样的信号。安妮看到了信号,停好车后就跑了过来。萨丽打开门,让她最好的朋友进来。-
「杰夫怎么样了?他还好吗?」
-  安妮急切地问道。-
萨丽笑着点点头,说道:「他还好。手术很成功,虽然还需要六个多月的治疗和康复,但医生们说他会恢复得很好的。现在,我得支付所有的医疗费,我要去挣钱。所以,我想知道你今晚的情况……你知道我说什么,就是……做妓女的情况……我想,我也得去做妓女了。」-
安妮笑了笑,抓着萨丽的手一起朝客厅走去。她们坐在沙发上,安妮告诉萨丽,她晚上接待了两个客户,跟他们疯狂地做爱。而最让她兴奋的就是,在享受了三个小时的美好性爱后,她还可以得到600美金。
-  「感觉真的不错,萨丽。我已经喜欢上这种生活了。」
-  安妮说道。-
萨丽听了她朋友的话,说道:「好吧,明天早上我会告诉沃尔特,我也愿意做。我想从明天晚上就开始做,你也会去吗?我想让你帮助我度过我第一次卖淫的夜晚。」-
安妮大笑起来,「我的宝贝啊,卖淫跟我们这几个月来和那些团队成员所做的没什么不同。当然,不仅是伺候男人,我们还可以从他们那里挣到钱呢。在你和海拉姆做爱的时候,你觉得舒服吗?在你等那些团队成员的电话召唤去让他们轮奸你的时候,你兴奋吗?反正我是挺兴奋的。」-
萨丽承认,在那些天里她整天都沉浸在性兴奋的情绪之中,她也很喜欢每天下午和老板在他的办公室里缠绵两个小时,海拉姆让她得到了她从丈夫那里得不到的满足。但是,和老板做爱并不是为了性爱,而是为了支撑这个贫困的家庭,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,让家人生活得富裕一些。如果不是因为经济危机,她还是愿意从丈夫那里得到性的满足。
-  安妮说道:「如果你也兴奋的话,那就等着吧。在富艾特酒吧里工作是充满淫荡的罪恶的,我们会一直被性刺激所控制着。等到明天晚上你就会知道的。」-
安妮说着,俯身亲吻着她最好朋友的嘴唇和乳房。-
萨丽叹了口气,拥抱着安妮,在她耳边说道:「走吧,去我卧室。在那里会更舒服,而且不怕吵醒孩子。」-
两个女人携手上楼,走进主卧室。关好门后,安妮站在萨丽的身后抚摩、亲吻着她,萨丽的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。很快,两个女人就脱光了衣服,相拥着倒在大床上。那张大床曾经是萨丽和丈夫独享对方肉体的地方。
-  萨丽趴在安妮的两腿之间,尝试着轻轻舔了一下她的阴蒂,似乎尝到了一丝精液的味道,便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着她。安妮知道她在想什么,就大笑着说:「没什么的,我的宝贝,我在俱乐部里洗了澡才回来的,那里不会留下男人的任何痕迹的。来吧,使劲舔我,我最亲爱的宝贝!」-
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这时不再想生活中的烦恼与忧愁,她们尽情地享受着对方给予的真心关爱和性欲刺激。她们呈69式纠缠在一起,用手指和舌头舔弄、抽插着对方最隐秘的身体部位,给对方和自己带来最消魂的肉欲享受。
-  让自己和萨丽都得到了两个非常痛快的高潮后,安妮穿好衣服赶回家去了。
-  在她们亲爱的间隙,两个女人讨论了怎样帮助萨丽样顺利地进入和适应卖淫的生活,怎样在萨丽卖淫的夜晚照顾她的孩子。安妮说她可以让她的双胞胎女儿继续来照顾萨丽的孩子,在以后的六周里干脆让他们搬到安妮家,和她的双胞胎女儿一起生活。这样一来,她们去富艾特酒吧卖淫的时候不再有后顾之忧,萨丽再不必为孩子的事情担心了。-
六周以后,她们就可以赚到足够的钱用于杰夫的治疗和康复了,到那时,他们就可以不用再出卖自己的肉体了。但是,安妮已经想好,她会继续在酒吧里工作,而萨丽说她还需要再考虑一下,她希望在挣够一大笔钱后,重新回归为忠诚的妻子和保守的妈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