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人兽佣兵团】(94)【作者:悠悠猴】
【人兽佣兵团】(94)【作者:悠悠猴】
字数:5297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人兽佣兵团94

  「我刚才说过,我们其实是同一阵型里的人,你无需对我怀有敌意,你只要相信这一点,你就能理解我为你所做的一切,也是为『我们』所做的一切。」她将重点重复了一遍。

  我知道今天的见面不会简单地结束,于是我放缓和态度:「说吧!我听着。」但依旧保持警惕的站姿对着她,同时双眼留意着屋内的黑暗角落,看是否『夜』就隐藏在其中。

  苏邬娜见我有所收敛,便气定神闲地靠到椅子背上,脸上嘴角微弯,手指拨弄着长发,神情有点放浪得意,才对我问:「要我交代一切?那么大屌你是要听我讲详尽的版本呢,还是只讲重点的浓缩版?」

  之前每次问利芙关于暗精灵的事情,当她们说到『娜』阶级的事情时,总是缄口不言或转移话题,这次苏邬娜来了正好让我搞清事情的来龙去脉,她既然有求于我,必然会表述她所代表一方的观点和利益,听得越细对我判断越有利,也顺便补补暗精灵上层的历史和政治。

  没察觉异样,不确定她是否只是一个人,但我还想了解情况听听她的说法:「我们还有两天才打比赛,有的是时间,将你的目的一五一十详细告知我,连我母亲的事情也一块交代了,也许我能认同你的说法。」

  「嗯哼,我就知道你心里会惦记你的母亲的,那好吧,我会统统告知你,呵呵,但一时间,要我从何说起呢?」她眼珠子往上转了一圈作思考状「就从我们家族的历史讲起吧。」

  我以为她会开讲,谁知她用手拍了拍自己身边沙发上的空位对我说:「别一个人站着啊,我身边位置还空着,过来抱着我一块坐吧,今天这鬼天气开始转冷了,挤一块取暖会舒服些,相互依偎,双手在对方身体取乐子总比一个人站着对立强。你之前用过我的身体应该很清楚的。」

  她说话时脸不红心不跳,没羞没躁地说着,好像完全没有羞耻心一般,边说双手还贴着水蛇般的纤腰,顺着往上自摸,经过胸前两个浑圆丰满的肉球时,还用展开十指托起一对豪乳,不经意地挤压了一下才松开划过,最后从锁骨部位伸到后颈去,撩动自己的长发。

  一整套动作,看似『不经意』的拨动秀发,实际散发着强烈的性暗示,和勾引信号。

  换其他刚认识她的男人,一定跳着飞扑过去搂抱她,一边在她柔软性感的身躯上下其手,一边听她撩人蚀心的音调和细语倾诉般的蜜语。

  可惜我不受她这套,因为我知道她这朵蓝玫瑰是带刺的。

  我摇摇头便说:「保持距离会令我更有安全感些,别墨迹了,我等着听呢!」
  「哟~ 呵呵,就你忍心拒绝我,不过嘛,也许你听完后,会改变主意呢。」
  「……」

  沉默是对付美女勾引最锋利的武器,我知道此时苏邬娜心里应该受了-1000点的打击伤害。

  但她面不改容依旧保持自信得意:「也许你此前就有所了解,我们暗精灵势力覆盖了几乎整个『南欧罗巴大陆』的地下世界,包括东到死亡之地的边缘,西到『大西海』,甚至南面的黑色大陆(黑叔叔乐园)的地下世界,都在我们势力掌控范围。」

  她一边说,一边用一只手握住粉嫩的乳房,食指拉开衣服,露出那双饱满软润豪乳,还有那两颗红豆般的乳头,另一只手把手指放在嘴里面沾着唾液,然后拉下自己的Tblack,熟练地把手指在阴道口慢慢地进出,浅浅的挖弄,渐渐变成
深深的抽插,偶尔,还把手指在阴部的肉缝上快速揉搓,把粉红的阴蒂揉搓得高高挺立,咬双唇或吐出舌头在红唇外绕来绕去。

  看来她没受我沉默打击的影响,继续在我面前边对我施展媚功边叙述来龙去脉,搞得我内心开始痒痒不安了。

  「但可惜的是,我们优秀的暗精灵一族统治政权从我祖先知『娜』过世后就未统一过,呵呵,谁叫我们的先知『娜』她生的女儿太多,在我祖化为暗影之后,其地盘便被我祖的女儿们为代表的数十个家族所瓜分,也就是俗称『娜』的统治阶级。嗯……,辗转数千年以来,各家族之间扮演着既相互合作又相互竞争的角色,一代又一代地经营各自的地盘延续至今。」

  说着,她将柔软的身体斜躺在桌上,弓起纤纤细腰,大腿向两边尽量分开,双手按在小穴上,来回抚摸揉捏,好像是另一个人在抚摸她身体一般,发出隐隐约约的呻吟声。看来她不用男人,也能自娱自乐。

  「嗯……如今,大部分『娜』阶级的统治家族已经消沉在优胜劣汰的历史岁月当中,当中有些被灭族,有些归附,有些则销声匿迹,有些更惨的只能徒有虚名地活着,生活待遇还不如『姬』甚至某些『塔莎』。而剩下的家族中,唯有三家独大,分别是『苏』家、『艾』家和『罗』家。」

  以上这部分我听利芙介绍过,和苏邬娜所说的基本一致。

  见她手指在小穴里越来越快不停的抽动着,小小的肛门菊花口也一张一合,继续解说着:「这三家目前被我族称为『暗精灵三大家族』,我族控制的所有城市中,皆有三大家的势力代表分别掌控。目前卡恩国的地下世界属于『艾』家势力范围,奎托亚与游牧地的地下则是『罗』家的底盘,而芬恩国地下则受我们『苏』家所掌控。噢……」

  听着她略带磁性的女声婉婉讲述,看着她妖艳绝美的身姿搬弄风骚,换常人早就按耐不住将她就地正法,我也是耐了狠心才忍住内心的欲望,专心分析她说的内容,才勉强不受她表演的影响,但胯下大屌却早已一柱擎天,将裤裆鼓起老老实实地向她致敬。

  「不过伯恩城情况有点特殊,目前虽然受我们苏家势力左右,但艾家以前曾是这里地下世界的管理者,也有一定的人脉和影响力。为了确保我们苏家在城里的控制权,苏家的族长决定调来家族的继承者『靡』来担任伯恩城的总督,想发挥她的才能,将伯恩城稳稳地控制在家族的手中。」

  说到这里,她下边暗红色的大阴唇已分开,大大的阴蒂也完全脱离包皮凸了出来,随着手指的出出入入,没一会儿,一股一股的淫水已从阴唇流出来了,苏邬娜眯着媚眼,一脸挑逗的笑容看着我问:「你可知道这位『靡』的身份么,可不止是我们『苏』家的未来族长哦,我的小大屌~ !」

  看着她表情的变化,加上言词中刻意诱导,另有所指,我心中马上冒起了几种可能:这位『靡』的真实身份,她可能是……!!!!!

  虽然我猜到了,但嘴巴依旧克制,不想让苏邬娜觉得我的生母是我所关心的重点,于是回答:「『靡』是『靡乐园』的创始人么?」

  「哈哈哈~ !我看你刻意回避问题时的样子真逗。但你猜对了,她不单是『靡乐园』的所有者,更是和你心中所想一样,她就是我之前跟你提到过『你的生母』或者说是『你的母畜』~ !同时,她也是我的姐姐~ !」

  「什么~ !她就是我的母畜?我的母畜就在城里?而你是她的姐妹~ ?!」因我心中早有准备,所以用词上,刻意回避了人类才有的『生母』称呼,但不自觉的发音变化,还是让苏邬娜给捕抓到了,一下看穿。

  但此时内心真正的大屌已经按捺不住,脑门深处一股股意识波动,如心血来潮地涌入我的脑海逻辑思考中,与我的神志意识发生冲击,「母畜~ !母畜~ !母畜~ !」波动只有简单的表达,但强烈的冲击波,每一下都导致我眼皮神经不自觉下下地跳动,一时无法控制身体。

  哎,每次听到母畜的消息,内心的大屌又来添乱~ !

  「嗯哼~ ?大屌,你的『母畜』就在这里,在城内。但你也无需太吃惊吧?对咯~ !我还是你的『小姨』哦……」她见我举止怪异,不自然的表情同时也引起她的注意。

  这时我无法恢复淡定,只能用意志力强压着大屌的骚扰,继续和苏邬娜对话:「女人~ !快说~ !我母畜在哪~ !!!!」

  天啊~ !我以为我还能控制身体,谁知道此时是大屌在说话,还是在我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失去身体控制。心想,看来刚才苏邬娜演的这出自摸戏我的身体起效果了,这回又要坏事~ !难道又要发生与利芙三人刚见面当晚的失神失控状况?我一时间乱了分寸,打自穿越大半年来,第一次感到无力和害怕。

  这时,对面的苏邬娜见我身体紧绷,血脉偾张的表情,一副靠着本能式发问的语调,她笑得更妖艳,更得意了:「哟呵呵呵~ !虽然知道你们兽人听到生母的消息会狂躁,但没见过如你这般夸张的,嘘~ !别太激动,过火了,会让外面的兽人们以为我们闹翻的,到时局面就难收拾了。」她边说边做手势。

  见她还在吊我胃口回避我问题,而内心里的大屌更暴躁了:「婊子~ !你是要我用大屌插穿你,你才肯说么~ !?」

  说着同时,『我』已经扯开裆前的裤子,弹出了大杀气——『真正的大屌』
  只见『真正的大屌』直长绷紧对准自己,龟头马眼出隐隐喷涌着丝丝的前列腺液,苏邬娜笑的更得意了,说着同时她忍不住弯着眉眼偷瞄我一下,缓慢自若地将自己身体展开,双腿M 字型摆放在沙发的两头,露出她那光滑粉嫩的私处并对我说:「那你还等什么?我身体内的空缺就等你的大屌填补,用力将你有力的大屌塞满我~ !使劲戳我的身体~ !最后用你的热汤灌满我,当我满足时,自然会告诉你『母畜』的下落。呵呵呵~ !」她左手申处摆了个勾引的手势。
  苏邬娜的赤身裸体,加上摆出这肢势,连我都不一定能忍住,就更别说狂躁无脑的『大屌』了。

  只听见我发出『啊~ !!!!!』的一声狂叫,身体一个健步,就冲到苏邬娜的身躯前,早已展开的双手突然收拢,想将一身眉骨的苏邬娜紧紧抱起,然后用身体压到地面上,打算就地正法。

  完了,心中有种我和『大屌』如飞蛾扑火一样扑到了苏邬娜这『母蜘蛛』所织的网里的感觉,不知这次是否又着了她的道,会被她下什么手段对付我。
  此时,我心中害怕得连害怕的感觉都没了,一时间脑门一片空白。

  谁知此时眼前的苏邬娜突然向后一个激灵般的翻身,用背部将沙发压倒,整个人双腿向地一蹬,整个人翻到沙发背后,优雅完美地躲开了我的扑身擒抱,再顺势向后退了2 个身位,与我保持安全的距离。不得不说,她的动作反应流畅而完美,第一次见她出手,便有如此的反应动作,心知打起来我难以到便宜,即使在这狭小的客房空间里。

  大屌双手爪了个空,谁知便停了下来,不再狂躁失控,我感觉身体的渐渐恢复了控制,便松开双手与她对视。

  而这时,只见苏邬娜脸上那从容自若的神态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武斗家只见的凝视专注。或许她也感到我起了微妙的变化,身体发出警报的信号,才做出刚才回避的反应。

  只见她保持斗士般的警觉姿态并凝视着我,口中淡淡地吐出几个字:「你~刚~ 才~ 想~ 杀~ 我?」每个字停留间隔相同,都是平静如水般的语音,和刚才
卖弄风骚挑逗的言语,感觉不是同一个人发出一般。

  眼前这苏邬娜跟几秒前的她完全变了个人似的,同样是她发出的磁性声音,刚才令人性奋,而此时却有种让人发毛的感觉,我隐约能感觉她每一寸赤裸的皮肤上开始散发一种幽暗的杀气,她来真格了~ !

  确实,刚才被大屌控制身体的瞬间,我感受到大屌的愤怒和杀意,面前的苏邬娜也同时察觉到并作出了反应。

  两人无语,双方依旧四目对视,身体一动不动地紧绷在原地,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对手,此时被大屌一搅和,原本和气暧昧的谈判氛围没了,取而代之的是难以收场的针锋相对。

  怪事接二连三,刚才是我无意间变回了大屌,被兽人夺取身体的控制权后发动攻击,现在却轮到苏邬娜像变了个人一般,无论身体气质、气场、说话的方式、眼神还有举止,完全不能让我联想起刚才那在男人面前随意放浪自慰的妖艳贱货。
  一定有不妥:「你是谁~ !?」我反问她,同时打破了静默。

  她依旧保持不动,过了半刻,她嘴皮子才慢慢作出动作:「你~ 的~ 生~ 母
~ 」

  磁性的声音平静而轻盈,句子的字简单明了,但一个个传入我耳中时,却重重地激起了层层的涟漪,这其中的信息量和逻辑回路也许只有我才能读懂,幸亏脑海中的大屌没反应过来,不然我一定会再次乱了心神。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